深入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專題網
 首頁 | 圖片新聞 | 動態報道 | 中央精神 | 黨建巡禮 | 學習園地 
當前位置: 首頁>>黨建巡禮>>正文
【黨員好故事展評】退休支教 分文不取——離退休工作處黨總支鄭曉屏
2018-01-03 16:53   審核人:

退休支教 分文不取

鄭曉屏,女,1957年9月,中共黨員,湖北中醫藥大學退休教師。

從55歲到60歲,鄭曉屏放棄武漢優越的生活和到美國與女兒團聚的機會,只身前往4000公里外的新疆阿勒泰地區吉木乃縣支教,成為當地年齡最大的支教志愿者。五年過去了,她將無私的愛獻給千里草原,灑向邊陲鄉村小學的孩子們,不取分文報酬。她的執著影響和感染著當地許多年輕的特崗教師,她的故事在祖國邊疆傳為美談。新疆日報、楚天都市報、武漢晨報曾多次對她的支教經歷進行整版報道,湖北日報“尋找最美湖北好人”專欄詳細介紹了她的感人事跡。

2017年3月6日,在經過兩天一夜乘飛機坐火車轉大巴的行程后,鄭曉屏又回到了吉木乃托普鐵熱克鄉小學,和那里的孩子們在一起。這已經是她支教的第五個年頭。

將鄭曉屏與孩子們連接起來的,是一個偶然的機會。2011年春節,她在電視上無意間看到《皮里村孩子的上學路》。“畫面中孩子們上學的艱難觸動了我。我覺得,自己或許可以為那些偏遠地區的孩子們做點什么。”

經過網上搜索和電話咨詢后,2012年8月,剛剛退休的鄭曉屏毅然前往新疆吉木乃縣支教,并主動提出,不拿工資,生活費用自理,只要給她一個住處就行。

吉木乃縣距哈薩克斯坦僅有數十公里,素有“中國風口”之稱,一年中有近半時間是冬季,8級大風天氣在90天以上。剛到吉木乃的當晚,就遇上了大風天,鄭曉屏整夜睡不著,第二天打電話回家就哭了。丈夫在電話中勸她,實在不行,就回來吧。但鄭曉屏哭歸哭,卻沒有退縮。

然而,生活的困難才剛剛開始。走過布滿灰塵的樓梯,在堆滿雜物的走廊盡頭,就是鄭曉屏居住的宿舍。凌亂的空間被四張床鋪填滿,半幅窗簾掩住窗戶上殘破的玻璃。鄭曉屏住在下鋪,沒有衣柜,衣服只能疊放在床上。她清理了一張桌子,擺上筆記本電腦,每晚就著昏黃的電燈備課。想起在武漢寬敞的三居室里彈鋼琴和晨起做瑜伽的日子,鄭曉屏感覺那好像是很遙遠的生活。

教學中的困難也比想象要多得多。最初帶教五年級語文課,班上40多個學生,一大半是哈薩克族孩子,只有少數幾個維吾爾族和漢族學生。學生們的語文基礎薄弱。鄭曉屏很快就發現,自己先前設想的教學方法并不適合10歲左右的孩子。于是,她抽空就去聽年級組其他語文老師的課,還讓丈夫從武漢寄來成套的教案資料,和女兒打越洋電話時,也不忘探討怎么上課才能讓孩子們喜歡。她的真情帶教慢慢讓孩子們愛上了課堂。

可是,學期末,她給學生報聽寫,成績很差,可以說是“全軍覆沒”。她十分沮喪,“自己這么遠來支教,努力堅持,可帶不好學生,怎么跟家長交代呢?”她在支教日記里寫道:第一次有了要打退堂鼓的想法。可到了新學期,她早早就訂了來新疆的機票。

2013年3月3日清晨7時許,鄭曉屏背著大包小包下了到吉木乃縣的大巴車。這一次,她為孩子們帶來了好幾套試卷,都是在武漢自費買的。為了減輕重量,她把試卷的封皮全部拆掉,就這樣,行李還有七公斤重。因為時間早天又冷,路上一輛車都沒有,她只能背著沉重的行李步行到學校,原本二十分鐘的路程,她走走歇歇,花了一個多小時。

學生程澤陽無意間聽到此事,在一次考試的作文中寫道:“鄭老師提著一大堆東西在漫漫長路上,徒步走到宿舍,當我聽說這個消息,淚水在眼睛里打轉。我想我們要是知道鄭老師到了,一定會去接她,她就不用吃苦了!”而鄭老師看到這里,感動得又掉淚了。

數學老師趙美化說,鄭老師身體不太好,有幾種慢性病。剛來的時候需要出門打水,在冰雪路上經常摔跤,她也堅持下來了。趙老師說:“年初開學時,聽說新疆孩子沒見過桂花,鄭老師特意從武漢帶來了桂花,請學生家長幫忙做成桂花包子,班里所有學生和老師都嘗到了桂花包子的美味。”

“新疆是個好地方,戈壁草原馬牛羊,天山沙漠喀納斯,石油美玉響四方。”這是鄭曉屏自編的教學順口溜。

2014年,鄭曉屏送走了自己帶教的畢業班,結束了兩年的語文課教學,開始擔任一到六年級的地方課老師。“這門課主要是學習新疆的地理、歷史和民俗文化,非常有趣也很有意義。”但在以往,地方課作為一門副課,不納入考試范圍,孩子們學習的積極性也不高。為了把課講得生動、有感染力,鄭曉屏認真備課、查閱資料,還時常利用休息時間,去周邊縣市拍攝圖片,用于制作PPT課件。現在,這門課變成了現在孩子們最期待上的課。

看到班上很多家庭困難學生,鄭曉屏經常給予資助。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微弱,她便注冊了“邊疆支教助學網絡平臺”,并聯系親朋好友,與孩子們結成了資助對子。五年來,從學校到郵政局,鄭曉屏已經不記得跑了多少趟。每次愛心人士郵寄的包裹,甚至是幾十公斤的衣物,她都要自己去取。

2015年9月,鄭曉屏的工作地點由原來的吉木乃縣直小學,換到了吉木乃托普鐵熱克鄉小學。而她帶到“新家”的行李中,就有愛心人士捐贈的數百件衣物和圖書資料等。學校得知這一情況后,專門為她準備了一間房存放這些物品,籌建了“愛心超市”。多年來,湖北中醫藥大學大力組織師生為新疆孩子捐贈物資。“超市”里的愛心故事在持續上演……

作為一名無償支教老師,鄭曉屏初到吉木乃縣,也受到當地領導、教師、家長等“來轉轉就走”的質疑。對此,她做出承諾,“只要我的身體條件許可,還有精力能夠給孩子講課,我將支教到70歲。”

這份執著也影響著當地許多年輕的特崗教師。之前,很多特崗教師都走了,可自從鄭曉屏來了之后,幾乎沒有人再離開。“退休的老師從大城市來到新疆支教,而且一干就是幾年,這對年輕老師起到了很好的模范和激勵作用。”吉木乃縣教育局領導這樣評價鄭曉屏。

“我只是免費支教,這不是必須的責任,也不需要向別人證明什么,能讓我留下來的,一定是發自內心的感情,而不是靠堅持,靠熬。”鄭曉屏坦言,剛到吉木乃時,她心里也沒譜,根本沒有想過要呆多長時間。如今五年過去,她對這片土地和孩子們的眷戀不斷加深,也把新疆當作了自己的“第二故鄉”。

每當鄭曉屏從新疆返回武漢休假時,孩子們都會將她團團圍住,“老師抱抱”、“老師親親”的喊聲此起彼伏。一個名叫哈拉木哈斯的孩子還送給鄭曉屏一張賀卡,上面寫道:“鄭老師,我舍不得你!”孩子們對她的依戀,讓她心里暖暖的,孩子們的眼神,也讓她內心割舍不下。在人生的這一次“深度旅行”中,鄭曉屏堅毅前行,無怨無悔,始終心懷一個簡單美好的愿望:“多年后,孩子們能記得有個老師從很遠的地方來教過他們,很愛他們,我就滿足了!”

 

關閉窗口
湖北中醫藥大學 copyright 2017
彩票怎么买,手机彩票怎么买 六合宝典|